• 全部
  • 香槟资讯
  • 香槟酒库
  • 香槟品牌
  • 香槟商机
  • 香槟日历
  • 香槟视频
  • 香槟百科
  • 香槟坐标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香槟资讯

云游香槟(六)

发布时间:2020-05-14  所属分类:香槟之旅  陈婷  浏览:882

      在上一期我们概览了兰斯,说到"王者之城"的称号时,我们一边在对31代国王前来加冕的盛况感叹不已的同时也提出一个问题: 为什么法国国王们对小城兰斯情有独钟?兰斯大教堂又是怎样实现了华丽转身呢?

       首先需要详细了解一个重要的历史背景,就是法兰克国王克洛维在兰斯受洗。这是一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事件。因为当时包括克洛维和他麾下的法兰克人并不信仰天主教,他们信仰的是多神教。那么是什么原因促使法兰克国王皈依了天主教呢?  

        著名的教会史家格利高里在《法兰克人史》中关于著名的多勒比亚克战役(La bataille de Tolbiac)一段中有如下记载: 公元496年,克洛维率领法兰克人与阿勒曼尼人在莱茵河畔交战,结果法兰克人节节败退,眼看就要全面溃败,此时克洛维举目望天,悲伤和悔恨涌上心头,他大声祈求:“耶稣基督!克洛提尔德(克洛维王后)宣称你是永生的上帝的儿子,而且据说,处在困境的人,你能给予帮助,对你怀着希望的人,你能赐予胜利。我以一颗赤诚的心向你祈求,请你荣施援救。如果你赐准我战胜这些敌人,使我以亲身的体验证实那些献身于你的人所宣称也已证明的那种力量,那么我一定也信奉你,并且以你的名义去领洗。我也曾祈求过自己的神,但是现在事实证明他们索手不管,既然他们不来援救那些侍奉他们的人,于是我就认为他们没有力量。我现在真心祈求你,我愿意信奉你,只要我能够从我的敌人手里解脱出来。”话音刚落,阿勒曼尼人便四散溃逃,克洛维带领的法兰克人转败为胜。为了履行誓言,克洛维带领三千武士,于496年的圣诞节,在兰斯大教堂接受主教雷米的洗礼。

△克洛维受洗图(现存美国华盛顿国家画廊)


       三个世纪后在兰斯大主教因克马尔所著《圣雷米传》中还有一段这样的记载: 当主教雷米在克洛维刚到达洗礼盆的时候,突然发现施洗所需的圣油恰巧用光了。正在此时,教堂顶上出现一大片耀眼的光芒,从中飞出一只白鸽,它衔着一个装满圣油的瓶子从天而降。主教雷米认为这是来自上帝的帮助,而且瓶中的圣油用之不尽,象征着国王的权力广袤无垠。——这就是著名的圣油瓶(Saint-Ampoule)奇迹的典故。

圣油瓶外盒图(现存兰斯塔乌宫博物馆)


       这些关于兰斯大教堂和克洛维的最早记载虽然生动有趣,但是带有太多浪漫主义的美化甚至神化色彩。兰斯香槟大学中世纪史专家帕特里克•德穆伊(Patric Demouy)认为,克洛维下决心接受洗礼并不是见证奇迹后做出的决定,而是雷米主教和克洛提尔德王后长达十年施加影响的结果。而且事实上,克洛维受洗前后,很多法兰克贵族并没有马上效仿反而表现出了观望和犹豫,他们的皈依还有一个漫长的过程。

       巴黎四大教授、罗马与中世纪早期高卢史专家米歇尔•胡仕(Michel Rouche)指出,克洛维受洗的历史影响在于法兰克从此成为第一个信仰天主教的蛮族王国,这就赢得了占人口多数的信奉罗马天主教的高卢人以及拥有庞大势力和巨大影响的天主教会的支持,为以后开疆扩土打下了基础。

       克洛维去世后,按照法兰克人习俗,他的四个儿子分别以奥尔良、兰斯、巴黎和苏瓦松为中心建立小王国。据教会史学家记载,当时的雷米主教不辞年高劳苦,分赴各地为四人加冕,这样就确保了法兰克王室天主教信仰的稳定。正因为兰斯主教雷米的卓越贡献,罗马教廷追认他为圣徒,今天法国各地地名和教堂名中的圣雷米就是源自对他的纪念。


△圣雷米修道院

带有雷米主教像的圣雷米墓图

       虽然克洛维受洗和主教雷米为兰斯大教堂带来了巨大的声望,但是在接下来的三百余年里,兰斯大教堂却未能得到国王们的特别礼遇。为何先王的受洗之地会被克洛维子孙们忽略长达三个世纪之久呢?主要有两方面原因: 第一,法兰克人的习俗。按照法兰克人的传统,王国的土地是国王的私产,所以国王死后土地要平均分给各个王子。因此,法兰克王国实际上经常处于小国并立割据的状态,统一的时间非常短暂。出于安全考虑,各个小国的国王更倾向于在自己的都城加冕,而不愿意冒险穿越边境去兰斯加冕。第二,当时特殊的文化背景可能是更深刻的原因:虽然罗马帝国已经覆灭,但遗留下来的文化却备受蛮族推崇,各个蛮族国王都将恢复罗马帝国和在罗马加冕称帝作为最高的政治理想。当加洛林王朝的查理曼(Charlemagne)于804年前往罗马帝国故都接受教宗利奥三世的加冕,被授予罗马帝国皇帝的尊号时,与罗马城——文明高贵的罗马帝国的象征相比,兰斯城就显得卑微而平淡。因此,在克洛维受洗后的三百多年内,兰斯大教堂被法兰克君主遗忘了。  

      兰斯大教堂直到查理曼的儿子虔诚者路易(Louis le Pieux)统治时期才又重新成为西欧众多教堂中的焦点。公元816年10月5日,虔诚者路易没有效仿其父前往罗马,反而邀请教宗斯德旺四世(Pape Stéphane IV)前来兰斯大教堂为自己举行加冕仪式。此次盛大的加冕仪式是在兰斯大教堂举行的首次君主加冕礼,是兰斯作为“加冕之都”的开端。


虔诚者路易画像


      虔诚者路易即位之后,慷慨解囊资助兰斯大教堂进行扩建,并亲自任命皇家建筑师鲁芒主持扩建工程,与五世纪建成的罗马式教堂相比,扩建后的加洛林式教堂长度从五十五米延伸到八十六米,教堂两侧还增设了一对翼廊。新兰斯大教堂恢弘大气,是加洛林建筑艺术的代表作。同时,兰斯大教堂主教杜邦也是由虔诚者路易亲自任命并委以重任的,充分体现了皇帝对大教堂的重视。

       尽管虔诚者路易特别提出了克洛维兰斯受洗对加洛林王朝统治合法性的意义,但是罗马帝国的传统仍有深刻的影响。比如: 加冕人是罗马教宗斯德旺四世,虔诚者路易所戴的皇冠是“君士坦丁大帝之冠”(定基督教为国教的罗马皇帝的皇冠),获得的帝号是“奥古斯都”(罗马皇帝的称呼)。所以说,虔诚者路易在兰斯大教堂的加冕礼实际上反映了开始觉醒的法兰克文化和罗马文化的融合。从此,兰斯大教堂被视为法兰克传统和文化的象征,开始确立自己在法兰克境内独一无二的特殊地位。 

       背景和开端都有了,那么兰斯大教堂加冕的传统又是怎样形成的呢?

       统一的法兰克帝国并未能够维持长久,843年,虔诚者路易的三个儿子在凡尔登缔结了条约,按照习俗瓜分了帝国,法兰克又回到了割据混战的年代。其中最小的儿子秃头查理(Charles le Chauve)继承了帝国西部的领土——西法兰克,也就是后来法兰西王国的雏形。帝国的分裂对人民是灾难,但是却为兰斯大教堂的发展提供了契机。根据三个王国的契约,只有占据意大利地区的中法兰克王国国王可以继承皇帝的称号,并有幸获得教宗的亲自加冕。所以从秃头查理开始,西法兰克王国国王只得重新寻找王权合法性的来源。幸运的是当时兰斯归属于西法兰克王国,同时兰斯大教堂迎来了新任大主教因克马尔(Hincmar de Reims)。因克马尔担任兰斯大主教一职长达三十七年,他一直致力于扩大兰斯大主教在宗教和政治上的影响力,支持秃头查理家族在西法兰克王国的统治。

      根据巴黎第八大学中世纪专家让•德维斯(Jean Devisse)教授的观点,这样一位野心勃勃而且亲近王权的主教对于当时兰斯大教堂的发展很有好处,兰斯大教堂之所以能够确认为法王加冕之地,关键在于因克马尔构建的圣油瓶(La Sainte Ampoule)神话满足了西法兰克王国寻求政治合法性的需求。因克马尔进一步指出,衔着圣油瓶的白鸽是圣灵(Saint-Esprit)的化身, 克洛维国王权力的合法性正是在兰斯大教堂通过上帝所赐的圣油而得到认可的。因此,法兰克国王作为克洛维的继承人,应该到兰斯大教堂接受大主教用“圣油瓶”里的“圣油”涂油加冕,如此才能表明其国王的身份获得上帝的认可。

       此外,因克马尔还强调兰斯大主教圣雷米是克洛维的施洗人和圣油瓶的保管人,因此继任的兰斯大主教当仁不让地拥有为国王的继承人涂油加冕的权力。因克马尔对“天赐圣瓶”的阐释为西法兰克国王君权神授提供了依据,迎合了秃头查理的政治需求,很快被西法兰克王国王室接受和认可。869年9月9日,因克马尔在兰斯用克洛维受洗用过的“圣油”为秃头查理施涂油礼,加冕他为洛塔尔吉王国国王;877年12月8日,因克马尔又在贡比涅为秃头查理之子路易二世(Louis le Bègue)施涂油礼,并加冕他为西法兰克国王。虽然在秃头查理去世后,西法兰克王国内乱外侮不断,王权不振,许多国王虽然未能亲自前往兰斯大教堂,但他们都要邀请兰斯大主教前去为其涂油加冕。至此,兰斯大主教用“圣油”为西法兰克国王加冕的传统初步形成。


                                                                △兰斯大教堂彩窗上的因克马尔主教像


                                                           

                                                                                   △秃头查理像

 

       987年西法兰克王国的加洛林王朝被加佩王朝所取代。加佩王朝初期国王所拥有的领地很小,但割据地方的封建贵族势力却很强大,不难想象当时的王权必然是十分虚弱的,如何确立王室的正统地位?这对加佩王朝初期的诸位国王而言是一个难题。此时,罗马皇帝头衔已永久归属于由东法兰克王国发展而来的神圣罗马帝国。奥古斯都和查理曼的帝国荣光对加佩王朝而言,已无望重现。因此,加佩王朝转而更加强调法兰克人的历史和传统。克洛维受洗、圣油瓶奇迹和虔诚者路易的加冕都使兰斯大教堂成为完美展现法兰克国王君权神授的最好舞台。 

       同时,法国国王由兰斯大主教加冕的传统被罗马教廷所认可。999年,教宗西尔维斯特二世规定兰斯大主教拥有为国王涂油加冕的特权;1089年,教宗乌尔班二世进一步规定法王加冕仪式必须完全遵循克洛维受洗的形式。因为克洛维是在兰斯大教堂受洗皈依的,所以乌尔班二世的敕令相当于以法律的形式规定兰斯大教堂是唯一有资格举办法国国王加冕礼的大教堂。

       至此,兰斯大教堂就成为了真正的国王加冕大教堂。

       为了与如此荣耀的地位相称,10世纪末期,兰斯大教堂进行了一次浩大的扩建装修。根据当时编年史家修士里歇的记载: 此次工程用料近乎奢侈,代价十分高昂,扩建后的兰斯大教堂内部几乎焕然一新。首先大教堂长度延伸了四分之一,从86米延伸到了110米。同时,为了更好的采光效果和音响效果,教堂配备了全新的绘有基督教历史的彩窗和新的“有雷鸣般响声”的大钟。在内部装修上采取了“在尽可能大的范围内让教堂尽可能地体面庄重”的原则。比如新的祭台用纯金十字架装饰;祭台上刻画的四福音作者的雕像完全用金银打造;教堂内部悬吊的花环全部是金银雕镂而成。此外,教堂内部还布置了许多天主教圣徒的遗骨和遗物,比如大门附近的地板下方就安置着三世纪罗马教宗圣加里多的遗骨。此次工程完成后,兰斯大教堂在设施方面远比同时期法国其他教堂豪华庄重,为国王的加冕礼增色生辉不少。

       从加佩王朝的第三任国王亨利一世1027年在兰斯大教堂加冕开始,几乎所有的法国国王的加冕礼都选择在兰斯进行,直到1825年查理十世,兰斯大教堂垄断法国国王加冕的荣耀长达八百年之久。兰斯凭借着大教堂的荣光获得了其“加冕之都”和“国王之城”的美名。


                                                                             △现兰斯大教堂俯瞰图

特别鸣谢: 法国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法国史昭杨博士

浏览882次 赞 0 收藏 
分享到:

相关资讯

香槟坐标   查找您附近的香槟酒款

详情>>
会员登录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记住账号
忘记密码?
返回
上级
返回
顶部